400-900-1233

返回顶部

患者分享

联系我们CONTACT US

400-900-1233

北京:北京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E1-1201

深圳:深圳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

您的位置:首页 > 患者分享 > 肿瘤

成功可以复制,美国这家医院再次治好晚期乳腺癌

发布日期:2020-03-03

我,46岁,2017年5月发现左乳房包块,因我的堂姐也是乳腺癌,于是我马上托关系在上海复旦肿瘤医院行左乳肿块穿刺,病理提示左乳浸润性癌。2017年5月16日,我在上海做了左乳癌保乳术+左侧腋窝淋巴结清扫。术后病理显示浸润性导管癌,腋窝淋巴结(1/13)见癌转移;免疫组化ER、PR阳性,HER2阴性。术后接受了EC方案化疗4周期,序贯T(多西他赛)化疗4周期。

2017年12月复查乳腺超声:左乳上方低回声,大小8x7x9mm,边界尚清。2018年1月2日至2018年2月6日接受了25次左乳房+锁骨上放疗(IMRT);之后接受诺雷得、依西美坦内分泌治疗,因双下肢乏力副作用停用,2018年7月改为口服他莫昔芬。2019年3月复查乳腺超声提示:左乳12点钟方向距离乳头32mm可见一大小约11x7mm极低回声结节。医生和我都非常担心复发,于是在超声引导下穿刺,病理提示:符合纤维腺瘤样结节改变,局部纤维组织伴胶原变及玻璃样变性,局灶伴异物肉芽肿反应。让我虚惊一场。

不幸还是来临了。2019年10月复查腹部超声提示:肝左外叶低回声,大小约13x11mm,形态欠规则,边界不清。增强CT也显示病灶有强化。我的国内专家告诉我,我的情况应该是发生了肝转移。我问医生需不需要再做个活检,他们非常坚定的告诉我,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影像100%可以确认转移了,而且转移灶离心脏距离很近,穿刺风险很大。

治疗乳腺癌.jpg

美国治疗乳腺癌NO.1的医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我几乎陷于了崩溃的状态,“晚期乳腺癌还能活多久”时时环绕在我的脑海。看着两个孩子尚未独立的孩子,都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作为单身母亲的我发誓一定要找到全球蕞好的医院去治疗。美国是世界上医学的顶峰,那就去美国治疗。但语言不通,哪个医院好,这些问题立刻摆在了我的面前。我通过网络找到了两家机构,并实地进行了拜访。一家机构拥有很多的证书、“光环”,但是咨询时只是对美国优势泛泛而谈,对于我个人的病情却没有分析,CT强化代表什么也不知道,更像销售而不是医生。

谈到后来改变我命运的爱诺美康,我认为他们更是医生,不是纯中介。不仅专业,而且富有同情心。接到我的李博士分析了我之前的治疗,同时告诉我因为CT有强化,代表肿瘤可能性大。但在美国,会进行二次活检,一方面为了确诊,另一方面也会重新做ER,PR,HER-2检测,因为数据表明,乳腺癌的标志物会有改变的情况。这种专业的咨询让我当即决定委托他们办理出国看病。

爱诺美康为我推荐的是美国治疗乳腺癌NO.1的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是因为该院乳腺癌方面的突出优势:拥有全美仅有的术中影像系统,可以保证手术切除的精确性;同时在世界上领导并参与了Perjeta(帕妥珠单抗)、Kadcyla (TDM1)以及Tykerb(拉帕替尼)的临床试验,同时放疗专家在世界上率先提出“深吸气屏气技术”,让放射线在有效地照射肿瘤的同时避免对心脏的照射,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的标准放疗疗法。同时该院拥有全美数量蕞多的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级主席和专家。并推荐了Ann教授,她是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成人癌症生存项目主任,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专家小组联合主席,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晚期乳腺癌临床治疗指南作者,是全美数一数二的乳腺癌专家。

20多天后,我在爱诺美康翻译陪同下,在美国见到了我的主治医生Ann教授。医生很好奇我在短时间内做了很多影像和频繁的抽血肿瘤标志物检查,她说这样做会使人非常焦虑,并不会对病情有利的。现有检查确实可以看到肝部有问题,需要做pet ct再次确认,如果无异常的话,CT一年一次,如果有问题的,例如肝部的病灶在PET CT上显示高代谢了,那么需要做活检穿刺确定是什么。

PET-CT检查.jpg

我在美国做PET-CT检查(医院打折后,价格是4395美元)

做完PET -CT的第二天,我再次见到Ann教授复诊,确定肝部有一个0.9厘米大小的肿瘤,而且代谢很高,医生告诉我高度怀疑肿瘤,但需要进一步活检,一方面是为了确诊,另一方面要参考新的病理来制定治疗方案。并且安排了三天后由外科进行穿刺。

对于肝左叶穿刺,由于国内专家告诉我的风险,让我非常害怕。术前我反复告诉美国医生,这个位置“危险、危险、危险”,外科医生微笑的告诉我:我深知穿刺部位距离心脏非常近,风险很高,但是我们有影像引导,真正出血的概率小于2%。后来安全、顺利的活检也让我对美国这个团队再次加深了信任。

在等待病理报告的漫长3个工作日里,加上周末,让我简直度日如年,好在爱诺陪同翻译孙女士一直陪伴着我,并带着我在周边公园散心,让我度过了极其煎熬的等待期。

肝穿刺.jpg

美国肝穿刺的病理结果

病理结果出来后,我的主治医生Ann教授告诉我,坏消息是肝部的肿瘤确实属于乳腺癌转移,好消息是转移灶与之前不同,有HER-2强阳性,目前的医疗手段是可以通过紫杉醇+两种靶向药来控制的,HER2呈强阳性,预计在靶向药的作用下会有很好的治疗反应。对于我希望手术的问题,医生解释不选择手术的原因是因为肝部已经发现了乳腺肿瘤,那么单单只切除这个没有意义,因为血液里,其他地方的小肿瘤是无法清除干净的。Ann教授制定的化疗方案是化疗(紫杉醇)+赫塞汀+帕妥珠单抗靶向药。紫杉醇每周给予1次,共12周,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每3周给予1次,持续1年。

肝转移.jpg

2020年2月24日复查PET-CT:肝转移消失

在美国治疗3个月,化疗期间除了轻度乏力,有过一次感冒外,我没有任何其他的不适,我也积极接受治疗,让我对化疗没有任何的抵触。2020年2月底PET-CT复查显示肝脏转移灶已经完全消失,实现了临床的治愈。听到这个消息,我抱着医生哭了起来,是长期压抑的释放,是对医生的感激,是重生的喜悦。Ann教授告诉我接下来可以继续巩固2周期,然后即可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用满1年即可。

感谢生病期间一直陪伴我的家人,感谢Ann教授,感谢一直引领我的爱诺美康,感谢一直陪伴我的翻译孙女士,他们见证了我的低谷与重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