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1233

返回顶部

患者分享

联系我们CONTACT US

400-900-1233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单元

您的位置:首页 > 患者分享 > 肿瘤

江苏晚期肺癌出国看病纪实

发布日期:2016-11-02

出国看病对出生于江苏的我而言从陌生到熟悉,我写下出国看病的经历是希望对有需要的出国看病患者有所帮助。

今年的梅雨季节似乎来得比较早,在之前的3年期间,每逢南国的梅雨时节都是我一年当中最为难熬的日子,一阵阵剧烈的咳嗽似乎分分钟就会要了我的命……

所以每年,在梅雨季来之前,我的心情就提早进入到了“梅雨季”,阴郁,苦闷,郁郁寡欢,丧失了对一切事物的兴趣,似乎这绵绵的阴雨永远不会有尽头……

转机出现在今年年初,是一次突破我固有思维的选择使得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机……

事情还要从3年前说起,那时我被查出了肺癌晚期,也是我和丈夫的公司刚刚上市的时间。

命运若要是真的跟你开起玩笑来,会让你觉得措手不及。

当我和丈夫以及一路打拼过来的至亲朋友都沉浸在公司上市的喜悦和激情当中,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发觉长期困扰我的健康问题变得越发地严重了,每次咳嗽几乎都如要断气一般,最严重的一次几乎窒息过去。

在丈夫的陪同下我在上海最权威的医院做了检查,最后的检查结果击碎了我尚存的一丝侥幸心,肺癌,晚期。

诊断书,于我而言,就如死刑判决书一般,我跟丈夫相对无言地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坐了一下午,最后我哭了,丈夫也哭了。

在那个下午,我的脑海中像过电影一般回想了自己从年轻到中年的点点滴滴,年轻时不分昼夜地打拼,跟丈夫一起共同创业时有泪有笑的日子,每一次的考验我们都携手走过了,这次,如果也是考验,我们是否能够顺利通过?

如果,最后我们失败了,我们这个家还会和以前一样吗?

虽然我已经45岁了,可是父母依然健在, 难道真的要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一想到至亲心碎之后还要痛苦地独活,我便苦闷地犹如窒息一般……

最后,丈夫抓着我的手说:“不论如何,你不能死,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救你的方法,我相信事在人为,创业那么难我们都挺过来了,现在日子越过越好了,我们必须要挺过去! ”

“必须要挺过去! ”丈夫的那句话一直在耳边响着,说实话,在得知我患癌的那一刻,我反而觉得有些释然,这些年我太累了,我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着变化,不好的变化。

t1.jpg

上海,美丽的城市,在这里我被诊断为晚期肺癌

随后的日子,就如大多数的癌症患者一样,活检、化疗、掉发、呕吐、然后再活检,那些化疗的药物似乎成为了我的“维生素”,维持着我生命最后一丝薄弱的气息。化疗失败后,因存在EGFR基因突变,服用了当时国内治疗肺癌最 好的药物易瑞沙,但2个月后复查显示我对易瑞沙不敏感。之后在国内医生朋友的建议下我们又自行在澳门服用了AZD9291原料药(当时该药还没有上市), 幸运的是该药起效了,我们曾一度开心,生活似乎恢复了正常。但遗憾的是,不久后再次耐药,我的治疗基本已经走到了尽头。

丈夫在万念俱灰之际联系了他在美国的朋友,想打听一下美国那边有没有好的办法,那个时候真的是最后的挣扎之举,因为我跟丈夫一直都坚信,国内都治不好的病,国外一样也是治不好的,外国人和我们的体质和生活习惯都不一样,国内的医生都拿我的病没有办法,国外的洋医生能救我吗?况且最新的药物我也已经用过了。

丈夫跟美国的朋友通话之后说对我说:我们去一趟深圳吧。

爱诺美康

丈夫的那位美国朋友在美国从事医疗相关工作,他说美国有很多的药物需要等2-5年才能进入中国,因此完全可以来美国一试。那位朋友在医院曾经碰到过深圳的一家国际医疗服务机构带着国内来的患者出国看病,他认可:这家公司不会绑定任何一家海外医院,他们会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来转诊患者,将患者转诊到最合适的美国医院;简单说来他们会“为病人找好医生,不会为医院拉病人”。

丈夫首先通过电话联系了该机构的陈博士,他初步了解我的病情后,告诉我美国是有很多靶向药,但从他们转诊情况看,目前能够使用靶向药的肺癌病人仅占20%,他建议我们先把资料和病例传给他,他需要看一下方能有针对性回答。打电话前一直以为他们会鼓吹美国药物多,鼓吹靶向药的有效率等等,听到他们这样可靠的咨询,让我对他们有了一些好感。

丈夫说:“无论如何,试一下,既然我们经济方面不成问题,为什么不积极地试一下呢?”

很快,我们出发前往深圳,准备去他们公司拜访一下。在见到陈博士后,他没有马上进入狂轰乱炸式的宣传,而是花了半小时仔细看了我的病历,了解了我的病情和治疗经过,然后告诉我:鉴于我目前对易瑞沙、AZD9291产生抗药性,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靶向药物可供选择,唯 一可能有效的是PD-1或PD-L1的临床试验,如果条件允许,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出国看病。

陈博士这样的建议,让我跟丈夫都感到很暖心,能让我们感到他们是真真切切地为我们着想的,他们这样靠谱的解释让我跟丈夫都感到很踏实。随即我们决定委托他们办理出国看病事宜。

之后,鉴于我们夫妻俩都有美国绿卡,他们很快帮我们整理了近百页中文病历,陈博士亲自进行了翻译,并推荐了美国最权威的3个专家。2周后我们顺利约到了我们心仪的专家。

我跟丈夫踏上了出国看病之路……

我预约的是治疗肺癌的知名专家,见医生前心里想美国专家一定不苟言笑,没想到美国医生见了我,立刻起身,满面笑容地用不熟练的中文打招呼:“你好”,我受宠若惊,这在国内,是断不会发生的事情。在详谈了近1个小时,在翻译陪同下,了解了我的病情,并充分与我探讨顾虑后,医生安排了一些检查和化验,并随即约好下周的预约。

t3.jpg

一周后再次见到医生,医生告诉我可以参加由他主导的一个关于PD-L1的临床试验,现有的试验数据显示其有效率约20%,并且指出了可能存在的副作用等等。美国医生就是这样,他会用数据把各种有效率、风险和患者讲明白。经过长达5天的激烈的家庭讨论和斗争,尽管有效率不高,但我和爱人决定参加临床试验。签署了诸多文件后,我心怀忐忑的进入了临床试验。

随着出国看病后临时试验治疗的延续,体重慢慢回升,心情也越来越好。美国医生每次不仅尽心尽力地指导我如何正确用药,还详细地告诉我如何增强身体抵抗力,甚至如何让我保持乐观的心态,让我受益匪浅。2个月、4个月、6个月的复查显示,肿瘤开始缩小,药物起效。

现在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满足,尽管我还没有彻底打败癌症,但我的生命是失而复得的,现在公司的事情已经全权交给丈夫打理,每天我做的就是认真地享受生活,珍惜能够陪在家人身边的每一天。

今年的梅雨时节,我的心情也似乎不再阴郁,只是内心平和地欣赏着那些下雨的日子…..

出国看病重生之后的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