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1233

返回顶部

荣誉资质

联系我们CONTACT US

400-900-1233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单元

您的位置:首页 > 爱诺头条 > 新闻动态

淋巴瘤治疗时通常与突变相排斥

发布日期:2018-04-16

国外研究发现,PI3K/AICT/mTOR抑制剂,可诱导IGF-1R表达的事实,均为探讨IGF-1R和mTOR抑制剂,在联合应用提供了理论基础。淋巴瘤治疗转诊机构爱诺美康介绍,目前,有相关的临床研究将IGF和PI3K,作为双靶点的焦点。

IGF和雌激素信号之间存在紧密的相互作用,而雌激素受体在增加IGF-1R表达中,起着关键的作用。淋巴瘤治疗转诊机构爱诺美康介绍,患者可能还可从IGF-1R抑制剂中获益。如同IGF-lR,FGFR-2也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个新靶点。

IMG_3384.JPG

FGFR-2是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家族四个成员之一,其他三个包括FGFR-1、FGFR-3和FGFR-4。淋巴瘤治疗转诊机构介绍到,FGFR在癌细胞的增殖、迁移、存活以及血管生成中占据重要地位。FGFR-2激活突变,似乎与突变相排斥,但可与TE7V失活共存。

淋巴瘤治疗转诊机构爱诺美康介绍,体外研究表明,FGFR-2激活突变的癌细胞,对FGFR全抑制剂突变引起的HR和DSB修复受损。然而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非同源末端连接(NHEJ)(DSB修复的另一机制),在细胞对PARP抑制剂的高度敏感性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PARP抑制剂,通过减弱PARP对M7E基因的控制,增强易错性ME7活性,从而保证HR缺陷细胞基因组的不稳定性,和最终的杀伤作用。淋巴瘤治疗转诊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另一方面,M/E7失活时PARP抑制剂,对HR缺陷细胞毫无作用。这样看来,鉴于遗传改变可能与HR缺陷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