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1233

返回顶部

荣誉资质

联系我们CONTACT US

400-900-1233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单元

您的位置:首页 > 爱诺头条 > 新闻动态

PEI不常用是由于它会导致患者治疗次数加多

发布日期:2017-05-15

如果采用三维适形放射技术,患者应按RTOG9811研究接受治疗。如果考虑IMRT,RTOG发表的勾画GI盆腔肿瘤解剖的指南应该参考,以及RTOG 0529也应该参考。患者完成确定性放化疗治疗后,应临床随访8~12周。出国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Cummings研究表明,肿瘤消退的平均时间为3个月,但有些患者可长达12个月才发生消退。

因此,如果在8~12周有持续性疾病,患者应密切随访(每月)记录消退。在后续的一系列检查中只要记录到肿瘤消退,患者可继续监测。然而,不论何时如果有进展,那么应当考虑活检后进行挽救性APR。

分期治疗方式

0期:

对于不侵犯肛门括约肌的肛周病变区域,手术切除是治疗选择。

I期:

(1)小的、分化好的、且未侵犯肛门括约肌的肛周肿瘤可选择广泛局部切除术。(2)所有其他的肛周和肛肠I期肿瘤可采用联合5-FU/MMC放化疗。(3)不能耐受化疗的患者,如高龄或合并多种并发症,可给予单独放疗。(4)APR手术挽救适用于放化疗后仍有病灶残留的肛管癌。

Ⅱ~ⅢB期:

(1)采用5-FU/MMC的放化疗是推荐的初始治疗方法。(2)不能耐受化疗的患者可给予单独放疗。(3)APR手术挽救适用于放化疗后仍有病灶残留的肛管癌。

IV期:

出国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鉴于该病总体上罕见,有关转移性疾病的治疗的数据是有限的。没有可用的Ⅲ期数据,只有非常有限的Ⅱ期前瞻性数据是可用的。最广泛使用的治疗方案是顺钼+5-FU,该方案已被NCCN推荐为一线治疗。有效率高达50%~66%,中位生存12~34.5个月。应该鼓励参加临床试验。姑息治疗仍是治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持续性或复发性肛管癌

APR手术考虑是持续性或复发性疾病的治疗选择,20%~40%的患者可获得长期控制。对于持续性疾病,RTOG 8704研究中治疗的22例患者,给予9Gy加量联合5-FU+CDDP作为挽救治疗。最终,手术干预后,22例患者中有12例持续无病生存。鉴于有限的数据,手术仍为放化疗失败后的标准治疗。

1.随访关于最佳的随访方案没有前瞻性数据。NCCN建议如下:直肠指检、肛门镜检查、腹股沟淋巴结触诊,每3~6个月1次,连续5年。对于诊断时T3~T4期或腹股沟淋巴结阳性的患者,应考虑胸/腹部/盆腔影像学检查,每年1次,连续3年。

2.预后国家癌症数据库提供了不同分期的鳞状和非鳞状组织学类型肛管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数据库资料来自于1998~1999年诊断的3598个病例。对于鳞状细胞癌,5年生存如下:I期为71.4%、II期为63.5%、ⅢA期为48.1%、ⅢB期为43.2%、IV期为20.9%。非鳞状组织学,5年生存率如下:I期为59.1%、II期为52.9%、ⅢA期为37.7%、ⅢB期为24.4%、Ⅳ期为7.4%。预后显示分期相对应的鳞癌和非鱗癌之间有统计学差异的最差生存率,ⅢA期除外。

治疗手术

(1)手术仍然是唯一的可能治愈HCC的手段。出国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在美国,仅有5%的患者可行手术治疗。(2)HCC的手术方式取决于两个因素:肿瘤范围和基础肝实质疾病的严重性。(3)部分肝切除:仅有13%~35%为手术适合患者。体积小的肿瘤的效果最好。残余肝脏中肿瘤复发最为常见。10%-29%的患者可能行重复肝切除。手术致死率小于5%,但存在肝硬化时更高。长期无复发生存率平均为40%或更高,在仔细选择的患者,5年生存率可高达90%。术后发病率和死亡率与手术切除的程度有关。主要术后并发症包括胆漏和胸腔积液。(4)全部肝切除和肝移植:肝移植适用于严重肝硬化或需要广泛切除后仅存留很小的肝脏储备的患者。(5)原位肝移植(OLT)适用于不可切除的、单发、直径矣5cm的HCC患者,或有3个独立的病变且每个病变均不超过3cm,没有大血管的浸润,没有区域淋巴结或远处转移(Milano/Mazzaferro标准)。基于这些标准,4年生存率报告为75%~85%。(6)尽管这仍存在争议:通过活体肝移植,生存结果可进一步提高。(7)移植的不利因素包括价格昂贵、缺乏专门进行该手术的中心,以及供体肝的缺乏。

消融技术

(1)无法接受手术切除治疗的患者,局部消融是安全和有效的,也可作为肝移植的桥梁。(2)经皮无水乙醇注射(PEI)和射频消融(RFA)对于小于2cm的肿瘤的疗效相当。然而,在所有大小肿瘤,RFA的坏死效应是可以预见的,并且在直径较大的肿瘤中,其效果明显优于无水乙醇注射。出国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PEI现不常用,因为与RFA相比它会使患者不舒服且需要治疗的次数更多。此外,由于乙醇注射过程中形成的气泡会使超声难以显示病灶的边界。

RFA的主要缺点是其成本最高,对于邻近大血管的病变疗效有限,且不良事件(胸腔积液和腹腔出血)有较高的发生率(高达10%)。消融术后复发率与切除术后复发率一样高。某些复发会发生在治疗结节的附近,并且归因于消融区域外可能有微卫星病灶的存在。冷冻疗法也很安全,对较大的肿瘤比RFA更有效,但不太适合经皮方法。

肝动脉化学栓塞[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基于超过80%的肿瘤血供来源于肝动脉,正常肝实质则仅提供20%~30%的原理。肝动脉结扎或栓塞可以诱导短暂的肿瘤缓解,而且当与化疗联合应用时可能更有效,虽然数据是冲突的,TACE的疗效已在一些Meta分析中显示,对于局部晚期HCC,与最佳支持治疗比较,TACE有更优的无进展生存期(PFS)。

TACE的适应证

1)大的、不可切除的、且不适合局部消融的HCC的治疗。2)等待原位肝移植的患者,为了降低因局部肿瘤进展而引起的肿瘤原位肝移植的脱落率。

任何情况下的益处都高度依赖于病例组合,包括肿瘤相关的因素,以及已经存在肝功能障碍的严重程度。最适合TACE的是病灶无法手术切除的、没有血管侵犯或肝外 转移,且有肝功能储备(即Child-Pugh分级A或B肝硬化)。出国就医一项随机试验,对212例Child-Pugh分级A/B肝硬化和不可切除的HCC患者,直接对比传统TACE应用多柔比星(50~75mg/m2)及药物洗脱珠(DEBs)的TACE(每次介入操作给予150mg多柔比星)。

在DEB组,6个月客观有效率较高(52%vs44%,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严重肝胆毒性和多柔比星相关的不良反应均显著较低。尽管使用这种技术的远期预后尚不明确,DEBs仍可优先选择。(10)TACE的绝对禁忌包括完全没有人肝血流(门静脉血栓形成)、肝性脑病、胆道梗阻和Child-Pugh分级C级肝硬化。

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CEO陈博士介绍说:目前我们已经转诊了超过200种类型的癌症患者,出国就医约70%治疗方案被改变,很多患者获得了缓解,因此建议有条件的重大疾病的患者可以考虑出国,多一份选择,多一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