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1233

返回顶部

患者分享

联系我们CONTACT US

400-900-1233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单元

您的位置:首页 > 患者分享 > 非肿瘤

二尖瓣反流(微创二尖瓣修复术)

发布日期:2016-08-09

飞行员Scot Blesch 讲述了他的二尖瓣反流治疗经历和他重返飞机驾驶舱的康复历程。

经过了二尖瓣修复术和消融术以及我的重达2.25磅的病历资料通过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审核和批准之后,现在的我又可以驾驶飞机翱翔于蓝天了。我是一名拥有25年驾龄的飞行员,由于心脏问题,我曾经停飞了一段时间,如今,重回飞机驾驶舱让我无比兴奋与激动。

爱诺美康

十四岁的时候我被诊断出心脏有杂音,最终被确诊为二尖瓣反流。当心脏二尖瓣闭合不紧时就出现了血液逆流回心脏的情况,即二尖瓣反流,这种情况可引起呼气短促和疲劳。有时候,我感到如此虚弱和劳累以至于不得不停止工作在家休息。不过,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可以正常工作的,我很清楚自己身体可承受的极限,当我感觉症状发作的时候,我就会选择休息。我的心跳加速症状有时会持续几分钟,有时也会持续一整天,这个时候我就必须躺下来休息了。但是,我大部分时间感觉良好。

1988年,我30岁出头,我通过了体检,拿到了飞行员执照。此外,我还接受了心电图检查和超声心动图检查。我一直保持着每隔几年接受超声心动图检查的习惯。那个时候,我的心脏病并无进展,所以我继续坚持飞行并通过饮食和运动来控制二尖瓣反流症状。1993年,我获得了飞行员仪表执照,从此之后我更加热爱飞行了。

抵抗感染

15年后,我的二尖瓣反流进展为中度恶化,但是症状没有太大变化。同时,我察觉到心跳加速的发作次数更多了。我不得不戴上心脏监测器记录我的心律,并把数据发送给医生,让他们来评估我的情况。评估结果显示我患有心动过速,我的心率超过了正常范围。此后,我开始每年都去看心脏病专家,不过我的病情仍然没有实质性变化。

2011年,我得了一次严重流感,后来变成了肺炎,这次患病让我的心脏病恶化了。然而,流感治愈后没过几个月,我就开始持续发低烧。我的医生既是一名内科医师,也是我的飞行伙伴。他非常担心我的心脏病,所以便对我进行了血培养。他看到血培养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后才让我服用了抗生素。但是几周后,我又发烧了,并且第二次血培养得出的结果是葡萄球菌感染。我当天就住院了,不过我感觉很好。

Scot Blesch

医生只是确定我的二尖瓣被感染了。此外,食管超声心动图也没有显示出二尖瓣膜上有任何“赘生物”。因此,我只能带上用于治疗葡萄球菌感染的药物和便携式静脉注射器回家治疗。

当时,医生给我的建议是必须尽快接受二尖瓣置换术。那年夏天,我去看心脏病专家,他也确信下一步必须进行手术。他告诉我,虽然现在的超声波心动图与上一年的相比没什么不同,但是这不能排除二尖瓣反流进展到重度的可能性,同时也没有人能保证二尖瓣不会被再次感染。因此,从那时起,我的妻子便开始关注克利夫兰诊所了。

当我和我的妻子Karen在努力寻找答案的时候,克利夫兰诊所的网站是我们的首选网站。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避免手术?二尖瓣修复术对我来说是否合适?

爱诺美康

我们查阅了瓣膜手术结果的统计数字并对比了二尖瓣修复术和二尖瓣置换术的可能性,这些调查结果让我们建立了对克利夫兰诊所的信任。我们还得知,克利夫兰诊所心血管研究所的心外科医生A.Marc Gillinov是擅长二尖瓣修复术的专家,他曾在2009年救治过演员Robin Williams。因此,我们将我的病历资料发给克利夫兰诊所接受评估。

爱诺美康

演员Robin Williams

持久的第一印象

我们向克利夫兰诊所申请就诊预约时,在电话里咨询了心胸外科的见习护士主管Cathy Kielar,她真的减轻了我们的焦虑。预约好医生之后,我们从印第安纳州出发,开着房车直奔克利夫兰诊所。在克利夫兰诊所停留的两周时间,我们感受到了家一般的舒适和温暖。

我们如约见到了Gillinov医生,他肯定地说,二尖瓣可能不是引起我心跳加速的原因,但是二尖瓣修复术是确定症状是否消除的第一步。然后,他又说了让我们担心的事。我的二尖瓣反流已经恶化到了一定程度,它将在6个月内开始损害我的心脏,所以是时候接受手术了。

微创二尖瓣修复术

手术经历虽然可怕,但很顺利。微创二尖瓣修复术只要求我住院4天。Gillinov医生让我们放心,手术简单明了,二尖瓣膜状态良好。另外还有更好的消息,二尖瓣膜并没有像此前所猜想的那样受到过感染。

然而,也有一些不好的消息。手术后,我仍然有心跳加速症状。医生告诉我,这是心脏手术后的正常现象,但是我的心跳加速症状似乎一天天地变得更加糟糕了。6个月后,Gillinov医生建议我考虑接受消融术,并将我转诊给克利夫兰诊所电生理学实验室的主任Walid Saliba医生。

消融术后心动过速消除

连续四周的心脏监测结果显示了每分钟180次的快速心率。消融术的时间被预定在春天。

我们都觉得瓣膜修复术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谁也不曾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Saliba医生分析了我的病案之后满怀信心地说,他有救治的办法。

在电生理学检测过程中,当心动过速突然出现时,医生们可以立即将其隔离并消除。Saliba医生告诉我,消融术不仅根治了心动过速,还让它永不复发。

重返飞机驾驶舱

自从我接受了消融术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因为极度疲劳或心悸而请假,我也无需服用任何药物。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次奇迹般的痊愈。

我迫不及待地想驾驶飞机,翱翔蓝天。经过了必需的康复期,我去心内科医生那里做了一次完整检查。然后,我将重达2.25磅的病历资料发给美国的飞机拥有者和飞行员协会以及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审核。在被批准再次飞行之前,我还通过了飞行员体检。这是二尖瓣修复术后1年1个月零1天。

就在第二天,我携妻子进行了一次长途飞行,以示庆祝。

现在,我每天外出散步,精力充沛。同时,我还在努力考取此前因身体原因而放弃的飞行员商照。40年后,我摆脱了心动过速问题。

我给飞行员及患者的建议

我想告诉飞行员及任何一位心脏病患者的信息是:你可以再次飞行,而且甚至可能不会像我这样被停飞这么久。不要拖延时间,要及时关爱自己的健康。寻找像克利夫兰诊所这样的最好的医疗资源。克利夫兰诊所为我提供了尽可能最好的心脏病治疗,他们给了我再次飞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