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1233

返回顶部

国外权威医院

联系我们CONTACT US

400-900-1233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单元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

综合排名:癌症排名第二

网址:https://www.mskcc.org/about

擅长:软组织肉瘤、结直肠癌、神经母细胞瘤、视网膜母细胞瘤、前列腺癌

医院介绍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私立癌症中心。130余年来,该中心一直致力于卓越的患者护理,创新的研究和一流的医学教育项目,现已成为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指定的45所综合癌症中心之一,迎来了先进科学、临床研究和治疗的蓬勃发展。

我们的独特优势之一就是医生与科学家开展密切合作,在为患者提供现有最好治疗的同时去发现预防、控制并最终治愈癌症的更有效方法。我们的医学教育项目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未来的医生和科学家,从而帮助推动世界范围内的癌症治疗与生物医学研究的发展。

历史和大事件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始建于1884年,其前身是由John J. Astor夫妇等人在纽约曼哈顿上西区创办的纽约癌症医院(New York Cancer Hospital),1899年改名为癌症和相关疾病治疗纪念总医院(General Memorial Hospital for the Treatment of Cancer and Allied Diseases),1916年去除“总”字,又更名为癌症和相关疾病治疗纪念医院(Memorial Hospital for the Treatment of Cancer and Allied Diseases)。

1936年,John D. Rockefeller, Jr向医院捐赠了约克大道(York Avenue)的一块地,这便是我们医院目前所在地。新建的纪念医院于1939年正式开业,医院大楼历经1970年-1973年的重建后仍屹立于今。

20世纪40年代,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的两位前高管Alfred P. Sloan和Charles F. Kettering联手创建了纪念斯隆-凯特琳研究所(Sloan Kettering institute,SKI),该研究所自成立至今一直是美国首屈一指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之一。从1948年正式启用的纪念斯隆-凯特琳研究所毗邻纪念医院。

为协调与指导纪念医院和纪念斯隆-凯特琳研究所的总体政策和发展,1960年成立了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1980年这两家机构正式合并,由一位总裁和首席执行官统一领导。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不断扩大其门诊设施与服务,以满足患者、医生和研究人员日益增长的需求。

患者治疗

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的报道,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在25余年来一直稳居美国最佳医院癌症专科排行榜前两名,同时也是全美顶级儿童癌症治疗医院之一。

此外,在《纽约杂志(New York)》2015年最佳医生榜单中,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上榜癌症医生多于纽约大都会区的任何一家医院。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通过团队协作对患者进行治疗。该中心目前有十多个多学科癌症治疗团队,这些治疗团队集各领域的专家所长和经验于一体,确保为患者提供尽可能最好的治疗。我们会根据患者的疾病类型为其组建最能满足其需求的专家团队,其中包括外科医生、肿瘤内科医生、放射肿瘤科医生、放射科医生、病理科医生、精神科医生和护士。

我们的医生在诊治所有类型的癌症(包括最常见的癌症和最罕见的癌症)方面拥有极其丰富的经验。他们每年诊治400多种癌症亚型,如此高的专业化水平往往会使患者获得更大的疾病控制或癌症治愈的机会。

最先进的诊断技术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放射科医生擅长采用最先进的成像技术检测癌症。我们的病理科医生擅长利用先进手段准确诊断癌症,他们在这方面的丰富经验无人能及。为确定癌症的准确诊断和疾病程度(分期),他们每年分析的肿瘤样本数量约有40,000 个,而准确的癌症诊断与分期是决定最佳治疗方案的前提。

外科手术专长

我们的外科医生实施的癌症手术数量为全美最多。由于只专注于癌症,我们的外科医生擅长使用先进的外科技术来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多年来,他们开创了许多治疗癌症的手术创新,包括能够为多种癌症提供治疗的微创手术。

开创性放射治疗

我们的放射肿瘤科医生擅长开发与运用尖端放疗方法与技术。他们开创了调强放疗,该放疗技术可向肿瘤部位释放更高、更有效剂量的辐射,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对肿瘤周围健康组织和器官的辐射。

更有效的化疗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肿瘤内科医生领导开发比标准化疗药更安全、更有效的新型化疗药。他们越来越多地采用先进疗法如免疫疗法或疫苗,并通常将其与化疗联合起来,以更有效地治疗癌症。

卓越护理

我们的肿瘤科护士均接受过专业培训,他们和医生密切合作,为患者提供人性化治疗,营造安全的康复环境,关心和支持患者及家属。他们的专业知识、经验和专长都会使患者获益,他们中有近35%的人已选择继续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从事至少10年的护理工作。。

我们的护士参与制定优质护理标准和优质护理相关决策,他们与其他护理质量专家一起率先开展获全美认可的最佳医疗护理范例,以提高护理质量和改善患者治疗结果。

事实上,我们早在1986年就出版了第一本肿瘤护理学综合教程,制定了最早的肿瘤科护理标准,为全美的肿瘤科护士培训奠定了基础。

支持性护理

为帮助患者及家属顺利度过治疗全程,我们为其提供全方位支持性护理服务,其中包括遗传咨询、康复治疗、整合治疗、咨询服务、疼痛护理和姑息治疗、癌症筛查和治疗结束后的生活协助等。

研究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一直是开发癌症诊断与治疗的新方法的领路人。我们是全世界最活跃的癌症研究中心之一,该中心的120多个研究实验室专注于更深入地了解每一种癌症。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拥有的最先进核心研究设施已超过35个,可为其研究团队提供最新的科研技术和各种专家服务。

我们的卓越患者治疗得益于我们在基础研究、转化研究和临床研究领域的创新项目。实际上,从1980年到2012年,我们实验室研制的药物中,一共有9种药物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上市批准,这样的成功率是其他任何一所癌症中心都无法匹敌的。

作为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基础研究机构,纪念斯隆-凯特琳研究所(SKI)致力于通过八大研究计划深入认识癌症的生物学机制。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与纪念医院的医生-科学家合作,共同加快将实验室的重要研究发现应用于患者临床治疗的速度。

纪念医院开展的研究项目十分广泛,涵盖了基础实验室研究、转化研究(实验室发现向临床成果的转化)以及数学和计算研究(分析和解释生物医学数据)。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开展的临床研究计划也在全世界最大之列。我们的医生和科学家组成以疾病为中心的研究团队,他们通过研究将基础科学发现转化为先进的新疗法。此外,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还积极启动并参与临床试验,以确定更有效的癌症疗法。截至2012年12月,我们的医生共领导了1100多个儿童和成人癌症临床研究项目。

我们的研究人员积极开展内部与外部合作,联合不同专科的实验室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加深对肿瘤生物学的认识,探索治愈、控制和预防癌症的新途径。

软组织肉瘤

每一位前来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治疗软组织肉瘤的患者都会接受到来自我们疾病控制专家团队的人性化、个体化综合治疗。您的团队将包括医生、护士和其他专注于肉瘤的专家。

来自肉瘤所有领域的专业人士将专门为您设计一个治疗方案。由肉瘤的手术治疗、化疗、放疗和患者生存质量等方面的专家组成的团队帮助我们确保治疗组和将最有效地治疗您的癌症,并使您得到尽可能最好的治疗结果。

外科医生Murray Brennan帮助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肉瘤患者数据库,我们可利用此数据库的数据对肉瘤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

我们如何为您治疗

●我们的外科手术团队每年实施600多例肉瘤手术,外科患者将由此丰富经验中获益。

●患者可通过参加我们开展的临床试验使用最新的化疗药。

●我们可根据您肿瘤的基因信息提供个体化治疗。

●我们可使用现有最精准的放疗技术进行高剂量放疗。

软组织肉瘤的手术治疗

手术是治疗未发生转移(扩散)的软组织肉瘤的主要手段。切除整个肿瘤及肿瘤周围可能含有癌细胞的器官或组织对确保癌症不复发至关重要。

我们的外科医生拥有超越的丰富经验。我们每年实施大量(约600例)软组织肉瘤手术,同时还经常对其他癌症中心认为不符合资格进行手术的肉瘤患者实施手术。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开创了无需截肢就能治疗软组织肉瘤的外科技术,目前可使用该技术对超过90%的软组织肉瘤患者进行保肢治疗。新型重建技术也使该中心的外科医生能够在实施大范围、复杂手术的同时保留您神经、血管和肌肉的功能。

我们已通过不断研究发现不同亚型的肉瘤具有不同的生长模式和扩散风险等级。该发现可帮助医生在对个体肉瘤患者进行任何治疗前了解其复发或扩散的可能性,所以我们开发了一种外科手术工具,帮助医生预测这种可能性。凭借这些研究发现,我们可帮助选择对您最有效的治疗方案。

复发性或转移性肉瘤

如果您的肉瘤在手术切除部位复发了,我们可通过再次手术对其进行治疗,可能还需要接受术后化疗和放疗。我们将根据您的具体病情做出治疗决定。有时,我们甚至建议肉瘤已扩散的患者接受手术治疗。

如果您由于某种原因而不能做手术,那么我们可能会建议您接受化疗或参加临床试验接受新药治疗,比如刺激免疫系统攻击肿瘤的疫苗或免疫疗法。

软组织肉瘤的化疗

我们的肿瘤内科医生根据您的具体诊断、手术史和其他因素为您提供最佳治疗方法以及目前开展的最新疗法和药物组合的临床试验治疗软组织肉瘤。

对某些软组织肉瘤患者来说,化疗可以治愈或控制您的癌症或帮助缓解症状。我们的肿瘤内科医生十分了解现有的各种化疗方案,可为您制定最合适的化疗方案。

对一些软组织肉瘤类型来说,我们则建议您接受术前化疗(即新辅助化疗)以缩小肿瘤,从而使外科医生能够实施范围较小的切除手术。我们通常对横纹肌肉瘤和尤文氏肉瘤患者进行这种新辅助化疗。在其他时候,我们可能还会建议患者接受术后化疗(即辅助化疗)以杀死可能残留在体内的任何癌细胞。

化疗的给药方式有口服和静脉输注两种。标准化疗药剂对许多类型的软组织肉瘤都有效。

复发性或转移性软组织肉瘤

一些软组织肉瘤患者会在初始治疗后出现复发。肿瘤还可能扩散到身体中较远的地方,这一过程被称为转移。如果您的软组织肉瘤已经复发或扩散,我们的医生可能会建议您接受化疗,同时继续评估手术治疗是否会对您有所帮助。

如果化疗并未使癌症好转,那么我们可能会建议您参加临床试验,接受新的试验性疗法。

软组织肉瘤的放疗

我们会根据您肿瘤的大小和位置建议您接受术前放疗或术后放疗。术前放疗可使肿瘤缩小,进而有利于外科医生在不伤害肿瘤周围组织和器官的前提下切除肿瘤。术后放疗可降低肿瘤在同一部位复发的可能性。

我们的医生会对您进行哪种放疗取决于您所患癌症类型、肿瘤的位置以及肿瘤是否已经扩散(转移)等因素。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最常使用的放疗方法是调强放疗(IMRT)。相比传统放疗,调强放疗是一种计算机引导的复杂放疗技术,可以安全地向肿瘤部位释放更高剂量的辐射,同时又不会对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造成损害。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调强放疗已成为治疗软组织肉瘤的标准放疗方法。

我们有时会建议对常规放疗治疗无反应的软组织肉瘤患者接受一种名为质子治疗的先进放疗形式。质子治疗向肿瘤部位释放高剂量辐射,同时又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对肿瘤周围健康组织的辐射伤害。

我们有时会建议肉瘤已扩散至大脑和脊柱的患者接受做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治疗(SRS),该放疗方法可以极其精准地向肿瘤部位释放非常高剂量辐射,从而消除肿瘤。

后续护理

一旦您完成了软组织肉瘤治疗,我们便会要求您定期来医院复查,以监测您是否出现了治疗的副作用和癌症复发迹象。

这些复查时可能包括体检、X光检查或其他影像检查、活检。

肉瘤往往在治疗后的最初3年内复发,5年后就很少再有肉瘤复发。尽管如此,我们一般会对治疗后的肉瘤患者进行至少10年的监测,以便能在发现肉瘤复发的任何迹象时迅速采取治疗措施,保障您的健康。

虽然因人而异,但是软组织肉瘤最常扩散至双肺,而肿瘤较大或较高等级且在显微镜下有外观异常的细胞的肿瘤更有可能出现复发或扩散。如果您有这种风险因素,我们对您的后续护理较低级或相对较小的肿瘤患者将更频繁、时间更长。

神经母细胞瘤

我们在神经母细胞瘤治疗领域取得了巨大进步,我们的多种疗法,即使是针对扩散至淋巴结、骨骼或骨髓的神经母细胞瘤,也可有效减缓或阻止疾病进展,并提高生存的可能性。

我们相信随着化疗、免疫疗法和支持治疗不断取得进展,即使是患有高危或复发性神经母细胞瘤的儿童也有治愈的希望,我们将通过不懈努力治愈神经母细胞瘤患儿。

我们对每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体贴入微,满足他们的具体需要,谨慎应对神经母细胞瘤或其治疗导致的并发症风险。治疗团队每周开会讨论每位患儿的进展,同时还与其他地方的肿瘤医生密切合作,确保为患儿提供最有效的治疗。

神经母细胞瘤项目主任Nai-Kong Cheung在与神经母细胞瘤新免疫疗法研发领域的专家、儿科肿瘤医生Ellen Basu探讨患者病情。

神经母细胞瘤的治疗阶段/步骤

大多数神经母细胞瘤患儿都会接受以下一种或多种治疗。

诱导治疗

诱导治疗是神经母细胞瘤治疗的第一阶段,目的是缩减原发肿瘤的大小,从而使医生能安全、有效地利用手术切除肿瘤。

诱导治疗通常包括五个周期的静脉化疗(化疗药经静脉注射进入血液),患儿在门诊接受静脉化疗,无需在医院过夜。

手术治疗

大多数患有神经母细胞瘤的年轻患者都需要接受手术来切除其原发肿瘤。我们通常在患者接受了诱导治疗后对患者实施手术,以确保手术安全、成功。

然而,对于某些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来说,在确诊时或者在之后的一个化疗周期内后接受手术可能是最好选择。我们总是针对患儿具体情况做出个性化治疗决定。

放射治疗

放疗是用大剂量X射线摧毁癌细胞,可帮助杀死化疗后及手术后残留的神经母细胞瘤细胞。放疗的局限之一在于它会破坏肿瘤周围的组织,并对患者尤其是儿童患者造成严重的长期副作用。

为了最大程度减少健康组织受到的损伤,我们采用了由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开创用于治疗前列腺癌的调强放疗技术。调强放疗可精确地瞄准肿瘤,使健康组织免受损伤,甚至是在肿瘤被某个重要器官包围的情况下(多数神经母细胞瘤会出现这种情况)。

免疫治疗:抗体3F8

在患儿完成上述前三个阶段治疗后,我们会为其提供免疫治疗。

比如被称为抗体3F8的免疫疗法可以引导身体的免疫系统发现并摧毁化疗或放疗后存活下来的神经母细胞瘤细胞。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已为年轻患者精心准备抗体3F8并在目前已将之用作治疗高危神经母细胞瘤的标准治疗药物之一。治疗团队必须对每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进行评估,以确定患儿是否适合接受抗体3F8治疗以及抗体3F8是否能与手术、化疗或放疗等其他疗法联合使用。

3F8治疗按周期给药,1到2周为一个周期每天静脉输注(周末除外),相邻两个治疗周期间隔约3周。由于抗体3F8是由医院之外的公司生产,所以我们不会向患者收取该费用。

自1987年以来,我们的专家已向数百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安全进行了上万次抗体3F8输注治疗。在此期间,我们的专家们一直在不断提高抗体3F8杀灭神经母细胞瘤细胞的有效性。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目前对抗体3F8开展了多项临床试验,患儿是否有资格参加这些临床试验部分取决于他们何时准备好开始治疗。

单克隆抗体3F8如何起作用?

抗体3F8的给药方式是静脉输注,每次输注治疗一般需要三个小时,其中包括预防副作用的给药时间以及监测任何即刻出现的副作用的所用时间。

药物随血液流动,直到它们发现GD2并附着其上,GD2是神经母细胞瘤细胞表面的一种标记物。3F8结合到细胞上之后会向患儿的免疫系统发出信号,命令免疫系统将神经母细胞瘤细胞视为异物并对其发起攻击。也就是说,抗体3F8可指挥患儿的免疫系统——正常情况下只在控制感染时激活——去消灭神经母细胞瘤细胞。


小儿肿瘤科医生Nai-Kong Cheung现任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神经母细胞瘤项目主任,他致力于开发新疗法,为疾病侵袭性较高的患儿提供希望。

因为化疗不会影响对抗体3F8产生反应的那部分免疫系统,所以即使患儿的免疫系统因化疗而削弱,抗体3F8治疗也仍然有效。随着免疫系统慢慢增强,抗体3F8治疗可能会帮助身体的免疫系统学会如何依靠自身力量去攻击肿瘤细胞。

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我们每天可对多达8位患者进行抗体3F8治疗,有两名护士专门帮助患者应对由神经母细胞瘤免疫治疗引起的疼痛和其他副作用。这些问题通常在门诊就能得到解决,不过有时患者也需要住院一天。

抗体3F8治疗的常见反应包括:

1. 疼痛。抗体3F8会附着于某些神经细胞从而导致疼痛,疼痛一般在每日输注治疗中间或结束时出现,持续时间较短,从几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有时,患者在治疗结束后几个小时内仍会感到不适或轻微疼痛。吗啡和氢吗啡酮可有效防止或控制疼痛,舞蹈治疗和想象引导治疗等方法也有止痛效果。

2. 过敏反应。抗体3F8治疗的第二个最常见副作用是过敏反应,表现为皮疹(伴随瘙痒的荨麻疹),Benadryl和Vistaril等药物可帮助控制这些过敏反应。

抗体3F8治疗的其他副作用还包括发烧、呕吐和腹泻,不过这些副作用都不太常见。

根据神经母细胞瘤的危险度进行治疗

神经母细胞瘤的治疗一般取决于患儿的疾病是低危、中危还是高危或者患儿的疾病是否在初治后复发。

低危神经母细胞瘤

低危神经母细胞瘤的治疗通常只包括手术或仔细观察以及后续随访。有时,比如对于产前诊断出患有神经母细胞瘤的胎儿来说,医生只推荐观察等待。

中危神经母细胞瘤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通过手术治疗中危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但同时也会通过详细分析患儿的危险度分组与年龄来确定个体化治疗方法。根据患儿的具体情况,医生也会建议患儿接受手术联合化疗与放疗或者这三种疗法的不同组合。

高危神经母细胞瘤

高危神经母细胞瘤是最难治疗的神经母细胞瘤,需要将各种疗法联合起来对其进行治疗,从诱导治疗开始,接下来是手术、放疗、免疫治疗和分化治疗。这些治疗要分阶段进行,通常需要大约两年的时间。

如果患儿在其他医院接受过治疗,那么我们的治疗团队就会和患儿家属一起审查患儿的病案,然后为其提出治疗计划。

一旦理解了患儿疾病的严重程度和危险等级,我们就会为患儿制定可能包括以下方法的具体治疗方案。

复发性或难治性神经母细胞瘤

如果孩子患有复发性或难治性神经母细胞瘤——即初治后出现癌症复发或者对治疗不作反应,我们可为其提供多种创新治疗方法。我们一直在努力开发能延长患者生存期但不会引起长期副作用的治疗方法。他们尤其专注于开发免疫疗法,其中包括新一代的抗体疗法和疫苗。

我们首先与患儿家属共同审查患儿的治疗史,然后为患儿制定出个体化治疗方案。

我们可为出现大脑或中枢神经系统复发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提供一种放射性抗体疗法。该疗法由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开创,现在,我们可用该疗法治愈70%的出现大脑或中枢神经系统复发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

我们是世界上唯一拥有针对已扩散至大脑的神经母细胞瘤治疗项目的团队。

后续护理

我们致力于为已经完成治疗的患儿提供随访护理。我们会根据每位患儿的具体需求量身定制一个后续医疗计划,从而帮助患儿尽可能拥有最好的生存质量。

我们已经发现,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开始治疗并达到完全缓解的神经母细胞瘤患者最常在诊断后三年内出现复发。然而,神经母细胞瘤也可能在诊断后五年内才会出现复发。不幸的是,我们没法确保神经母细胞瘤患者不会在一段时间后出现复发。

不过,诊断三年后,我们对患儿健康的关注重点会从癌症复发转向癌症治疗的长期影响。此时,我们可能会建议患儿接受由长期后续项目的专家提供的护理。该项目的医生、执业护士、社工及其他人员将协作筛查、监测和协调治疗由神经母细胞瘤治疗引起的医疗问题。


视网膜母细胞瘤

目前,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接诊的视网膜母细胞瘤患儿中,幸存率达99%,保眼率(至少一只眼睛)在99%以上,保存正常视力(至少一只眼睛)的概率超过90%。


眼肿瘤科主任David Abramson(右)在培训实习生。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眼肿瘤服务科的视网膜母细胞瘤中心诊治的患者数量多于世界上其它任何一所癌症中心。该服务科推进了尖端视力保存技术的使用,这些尖端治疗技术包括体外放射治疗、近距离敷贴治疗(将具有放射性的小盘直接置入患眼的治疗方法)、激光治疗、冷冻治疗(冷冻较小肿瘤的治疗方法)和化学减容术(通过化疗使肿瘤缩小的治疗方法)。

我们的眼肿瘤科医生已经实施了12,000多例视网膜母细胞瘤检查,在视网膜母细胞瘤和看似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疾病的诊断方面拥有无人能比的丰富经验。

我们的遗传咨询师Katherine Beaverson, MS, CGC是全世界唯一一位专注于视网膜母细胞瘤的遗传咨询师。

我们的多学科协作方法使得患儿可以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接受全身麻醉状态下的所有小儿肿瘤护理、眼肿瘤科和放射肿瘤科的治疗。一旦确诊,我们的患者将在视网膜母细胞瘤专用的检查和治疗室接受治疗。

护理

我们的护士团队专注于为门诊患儿和住院患儿提供护理服务。执业护士与患儿的主治医师合作,共同负责患儿的护理。这种合作可让我们的护士了解患儿的需要,对患儿的症状进行鉴别和分类,必要的话还可将患儿转诊至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其它科室。执业护士和注册护士还会帮助患儿及家属了解治疗方案的详细内容以及整个治疗过程中会发生的情况。

支持性医疗服务

我们的社工会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提供咨询、相关信息和援助,并引导您找到所需要的资源。儿童医疗辅导师、教师和医师办公室助理共同努力满足患儿的非临床需求。

我们可对眼内视网膜母细胞瘤患儿提供一种温和形式的化疗,以尽可能使他们免于接受放疗或者延迟接受放疗。我们率先使用一种将化疗药注射到眼睛周围而不是通过静脉注射给药的新方法对某些患者进行治疗。这种新疗法更加有效,同时还能避免静脉化疗的某些副作用。有关这种新治疗方法的更详细讨论,可见《眼科学》期刊。

转移性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独特治疗方法

当视网膜母细胞瘤的肿瘤转移至眼睛以外的其它部位时,通常被认为是不可治愈的。然而,史隆-凯特琳癌症纪念医院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使用高剂量化疗成功地治疗了已出现骨转移、骨髓转移和肝转移的视网膜母细胞瘤患儿。这些治疗结果显示出了成功治愈的希望。我们还可为视网膜母细胞瘤已扩散至大脑表面的患者提供鞘内药物治疗(直接向脑脊液给药)。有关这一手术的讨论,可见《癌症》期刊。


膀胱癌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医生可能会建议膀胱癌患者接受手术、化疗、放疗或这些疗法的联合治疗,请牢记保留膀胱还是重建膀胱是重要的考量因素。

大多数膀胱癌患者在确诊时都处于早期。早发现、及时治疗的膀胱癌患者拥有非常高的疾病幸存几率。对于许多早期膀胱癌患者来说,手术是一个很好的治疗选择。

我们的多学科专家团队每年诊治近400名膀胱癌患者。

如果您的膀胱癌处于较晚期且已扩散至膀胱以外部位,那么我们医院的医生可能就会建议您接受化疗或者通过参加临床试验使用我们正在探索的新药或药物组合疗法,有些临床试验旨在评估新药,而有些则旨在改进标准治疗。

在我们开具任何治疗方案之前,您都要先去看肿瘤内科医生(癌症专家)和外科医生,以确保肿瘤内科和外科的专家在对您的病情全面评估后确定最适合的治疗方法。

已扩散或复发的膀胱癌的治疗

膀胱癌是一种在初治后往往会复发的疾病。如果您的膀胱癌已经扩散或在治疗后复发,我们会分析活检(组织样本),以寻找肿瘤内的特定基因突变。知悉肿瘤内是否存在或缺失某些突变可帮助确定哪些临床试验最可能使您获益。

已证明某些新药能非常有效地靶向肿瘤内的特定基因改变。还有无数其他临床试验正在评估某些药物对携带特定基因突变的患者的疗效。

手术治疗


泌尿外科医生 S. Machele Donat是擅长神经保留技术和膀胱重建术的数位外科专家之一,这两种外科技术可帮助保留患者的性功能和泌尿功能。

手术通常是尚未扩散至人体其他部位的膀胱癌的首选治疗。我们的外科专家了解您想尽快恢复正常的日常活动,而且他们擅长使用外科技术来减少副作用和加快您的恢复。

本院可为膀胱癌患者提供多种外科手术选择,包括:

·针对0期和I期移行细胞癌的微创手术 —— 膀胱镜手术

·避免切除膀胱和保持您性健康的手术技术

·针对经膀胱切除术而被切除了膀胱的患者的膀胱重建术(新膀胱术)

·将复发风险降到最低的卡介苗(BCG)疗法

针对某些患者,您的医生可能会建议先接受术前化疗,从而使手术更加有效。我们的膀胱癌专家密切配合,因此我们可以比其他癌症中心更快的速度帮助您度过化疗阶段,继而接受手术治疗,随后进入恢复期。

您的外科团队根据疾病的的程度(癌症分期)以及您之前是否接受过治疗等情况为您提供治疗建议。

化疗

化疗是用某种药物或药物组合来杀死患者体内各处的癌细胞。我们的肿瘤内科医生擅长对膀胱癌患者进行化疗,他们非常谨慎地为患者定制治疗方案,以确保治疗在尽可能有效的同时有助于保持您的生存质量。例如,如果您年龄比较大,我们的肿瘤内科医生就会向您推荐副作用最小的特定化疗方案。

患者在开始化疗之前要接受一次综合评估,以确定您对某些治疗的耐受状况如何。综合评估既要仔细考量年龄、总体健康状况和肾功能、心脏功能、肝功能等临床因素,同时也要考虑到您的肿瘤的特点。

通过上述方法,我们的肿瘤专家可为您制定最佳化疗方案,从而在安全治疗癌症的同时保持您的生存质量。

术前化疗

如果您患有需要切除膀胱的肌层浸润性膀胱癌,您可能要接受术前化疗即新辅助化疗,以消除可能已扩散至其他器官的癌细胞。大型临床研究已经表明,新辅助化疗提高了患者的治愈率和长期生存率,所以我们通常使用这种方法来为我们的患者进行治疗。

我们优先确保患者能有效地完成新辅助化疗(需要大约12周),然后经过4到6周进行手术治疗。

事实已经证明,这种缩短时间的治疗模式可以取得更好的结果。(其他大多数治疗中心需要花费两倍的时间才能使患者完成化疗和手术治疗)。

我们的肿瘤内科医生、膀胱外科医生和高度专业化的护士可通过密切合作确保患者治疗的及时性。此外,您治疗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可以随时立即获取您的临床信息,包括病理学和实验室检查结果、扫描结果、药物和其他信息。

术后化疗

如果您的膀胱癌已扩散至膀胱壁以外或膀胱周围的淋巴结或器官,那您若是在术前未接受化疗,则可能会获益于术后化疗(辅助化疗)。

转移性膀胱癌的化疗

对于膀胱癌已广泛扩散(转移)至其他器官的患者来说,手术切除原发性肿瘤的治疗不会有任何疗效。我们通常会向这些患者推荐旨在缩小肿瘤的化疗。

我们为转移性膀胱癌患者提供的标准治疗包括传统化疗方案以及正在接受临床试验检测的新疗法。为使患者取得更好的治疗结果,我们的医生将继续研究和完善新的化疗组合和方案。

放疗

作为针对膀胱癌的治疗方法,您可能会接受术前放疗以缩小肿瘤或者术后放疗以摧毁所有残留的癌细胞。例如,我们的医生可能会建议接受保留膀胱术的患者接受放疗,同时也可能会根据您的具体情况用放疗来取代手术治疗。

我们采用先进的技术,在为您提供最好治疗结果的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对正常组织的损害。

调强放疗

我们可通过一种被称为调强放疗(IMRT)的放疗方法在辐射野与病灶形状一致的前提下向肿瘤部位释放铅笔杆粗细的不同剂量强度的辐射束。该放疗方法比其他放疗方法更安全,因为它能减少对健康组织的辐射量和治疗的副作用。

影像引导的放射治疗

影像引导的放射治疗(IGRT)是一种更复杂的调强放疗。我们的放射肿瘤科医生可通过影像引导的放射治疗在放疗过程中做出实时调整,以更精准地靶向肿瘤。

近距离放疗

有时候,我们的医生会在肿瘤切除术中进行近距离放疗,即放疗师与外科医生一起确定哪些部位可能会在肿瘤切除后有癌细胞残留。

我们的放疗师通过直接放置在可能残留癌细胞的组织上的细管(即导管)释放强剂量辐射,同时保护正常组织尤其是对辐射敏感的正常组织免受辐射伤害。放疗结束后,将立即移除与放疗相关的所有材料,然后继续进行手术。

卡介苗(BCG)治疗

我们的医生可能会建议术后复发风险较高的膀胱癌患者接受卡介苗(BCG)治疗。一周一次、持续六周的卡介苗治疗旨在引发一种能阻止肿瘤生长的膀胱炎症反应。

卡介苗疗法通过刺激免疫系统起作用,由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研发。

卡介苗疗法的给药方式是医生通过一根放置在患者尿道(将尿液输送出体外的管道)的导管(细管)直接将失去活性的结核菌输送至患者膀胱。

在某些情况下,卡介苗疗法对早期膀胱癌无效。我们的医生可能会建议复发性膀胱癌患者接受其他药物(包括某些化疗药)经尿道给药的治疗,以降低膀胱癌复发风险。在治疗结束后,我们的医生会每隔几个月对您进行复查,以确保患者的膀胱依然健康,没有肿瘤。

接受膀胱癌造口患者的后续护理

治疗的进步提高了膀胱癌患者的生存率;大多数膀胱癌患者都可以存活下来。然而,您应意识到仍有膀胱癌复发风险。经手术切除其膀胱粘膜上的肿瘤的患者出现膀胱粘膜肿瘤复发的风险大约为70%。

在您的治疗结束后,我们将继续提供后续护理,其中包括定期检查和测试,以确保您体内无癌症。在后续护理期间,医生可能会要求您做X光检查、尿检或血液检查。医生将对保留膀胱的患者进行膀胱镜检查。

接受膀胱癌造口患者的后续护理

如果您的膀胱被切除,那么我们的外科医生可能会在您的腹部实施造口术,尿液可通过造口流至身体外部的尿路造口袋。我们的护士为患者提供造口术后专业护理。

在住院期间,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士(CWOCN)会回答您的问题,教您如何管理和护理自己的尿路造口。在您出院时,他们将提供如何护理尿路造口和更换尿路造口袋的书面护理指南。我们也可以安排护士去您家中指导如何护理尿路造口。

您需要在出院几周后去医院复诊,以便医生和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士检查尿路造口并提供进一步的支持和指导。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士会继续帮助您解决尿路造口护理相关问题。至于长期护理,您可以进行后续就诊预约,以解决出现的任何问题。

骨髓移植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在过去30年实施了4000多例自体骨髓移植和同种异体骨髓移植,每年接诊近400名骨髓移植患者。凭借整个团队的专业和经验,这里的患者通常都能取得良好的治疗结果。美国国家骨髓捐赠计划(US National Marrow Donor Program)开展的一项独立研究结果显示,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同种异体骨髓移植的1年存活率在纽约附近的三州区域内是最高的。

1973年,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成功实施了全球首例非亲缘关系供体骨髓移植。自此以后,我们的研究者一直站在干细胞移植研究的前沿,由其开创的许多骨髓移植方法至今广为使用。

我们专注于干细胞移植的医生和实验室研究人员将继续努力改善移植患者的治疗结果,完善手术过程以降低并发症发生的可能性,让更多患者能从移植中获益。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CC)的干细胞移植项目是全美历史最悠久的此类骨髓移植项目,其专家团队包括:(左起依次是)James Young、Juliet Barker和Ann Jakubowski。

方法与专业性

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我们理解每位患者的情况是不同的,而且对于许多患者来说,骨髓移植本身以及潜在疾病的并发症都可能会带来巨大压力,因此,我们为每位患者及其家属提供各种资源,以帮助他们解决在移植前、移植中和移植后遇到的难题。

我们骨髓移植项目的医生和技能高超的护士及执业护士与免疫学家、胃肠病学家、肾病专家、放射科专家、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社工密切合作,携手为每位患者提供尽可能最好的护理,帮他们解决身心健康各方面的问题。

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对骨髓移植患者进行治疗的是擅长骨髓移植及其潜在并发症的专家。同时,患者还可有机会接受由临床医生和实验室研究者共同开发的尖端骨髓移植方法。

我们的骨髓移植团队在骨髓移植领域取得了许多里程碑式成就,其中一些已得到广泛使用,包括:

·去除免疫细胞(T细胞),该方法可预防移植物抗宿主病

·使用免疫细胞剂量递增方案预防或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或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骨髓移植术后复发

·超分割放射治疗,这种放疗方法在增强抗癌作用的同时也会减少辐射的副作用

·改进方法,用于检测免疫受损的骨髓移植患者的机会性感染

·使用低强度化疗方案对年老多病的患者进行安全治疗

·脐带血移植的新治疗方案

我们的医生向每位患者推荐最有可能治愈他们或延长其生存期的骨髓移植方法。如果临床试验可以让患者有机会取得更好的治疗结果,那么我们的医生就会建议患者参加临床试验——许多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接受骨髓移植的患者都会同意参加。

研究领域里程碑式的成就

几十年来,我们的医生一直站在造血干细胞移植进展的前沿,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取得了众多的治疗进展,其中包括的里程碑式进展改善了世界各地患者的治疗结果。

同种异体骨髓移植成就

·成功实施了全球首例非亲缘关系供体骨髓移植,患者是一名患有严重复合型免疫缺乏症的儿童。

·成功实施了首例人类白细胞抗原(HLA)半相合亲缘性骨髓移植,患者的组织类型与供者的不完全匹配。

·开发了用于组织分型的创新分子方法,帮助医生能更加准确地确定潜在的骨髓捐献者。

·开发了创新分子方法,用于及早检测患者的机会性感染尤其是病毒引起的机会性感染,从而实现更早期的治疗并取得更好的治疗结果。

·率先使用特定免疫T细胞治疗危及生命的病毒性感染。

·推出了巨细胞病毒性肺炎的有效治疗,巨细胞病毒性肺炎是同种异体骨髓移植的一种主要并发症。

·率先通过去除免疫细胞(T细胞)预防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该方法已在全球许多医疗中心得到广泛使用。

·率先使用超分割全身放疗,在骨髓移植术前增强放疗的抗白血病和抗肿瘤疗效,同时减少辐射对患者生长和内分泌功能的短期及长期副作用。

·率先使用免疫细胞剂量递增方案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骨髓移植术后复发,该疗法可在消灭白血病细胞的同时从根本上减少患者出现严重移植物抗宿主病的风险。

·根据实验室研究发现某些类型的树突状细胞可导致移植物抗宿主病,研究人员开发了针对类固醇治疗无效的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创新疗法。

·率先使用针对人类白细胞抗原不相合亲缘性骨髓移植的创新疗法,即在不损害免疫重建的前提下使用新方法预防移植物抗宿主病。

·发明了有效监测免疫重建的方法,从而指导医生采取何种介入措施来预防和治疗机会性感染。

自体骨髓移植成就

·研发了一种用于侵袭性淋巴瘤患者骨髓移植术前的联合化疗方案,名叫ICE(异环磷酰胺+卡铂+依托泊苷)。ICE方案可让医生提取更多干细胞供移植使用,并可显著提高肿瘤缓解率和减少化疗的毒副作用。

·研发了针对非霍奇金淋巴瘤和霍奇金病的预后模型,从而帮助医生预测哪些患者可获益于自体骨髓移植以及哪些患者需要得到更新、更强化的治疗。

·率先使用超分割全身放疗,在骨髓移植术前使用该放疗递送方法可增强放疗的抗肿瘤疗效,同时减少辐射对患者的生长发育及其他内分泌功能的短期及长期副作用。

·开发了创新分子方法,用于及早检出患者的机会性感染尤其是病毒引起的机会性感染,从而实现更早期的治疗并取得更好的治疗结果。